Achen

因为很喜欢一位亲故对佑猴的理解有感而发,仅感想非文。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佑猴,这是我自己的ky,行文中二毫无逻辑,亲故们见谅。

佑猴对我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强强。年少时因为对方强悍的一面和让人艳羡心生向往的互补之处而嬉闹亲近,这种好感难以界定,但是强烈耀眼,遮蔽缺点分歧。那时候的少年也棱角分明好似艳阳劈开此世黑暗。我们这些看客当来年幼,他们就是我们那时候理解的势均力敌和rio。

之后经历人世起伏,意识到人和人的千差万别,即使最亲近的人即使你视为Mentor的书里的大哲也难以和你处处同频,思想欲望的偏差会让很多故友别离。这世间的黑暗险阻也似乎比想象的浓厚。大家都说他们是太过不同的人,年轻气盛时理想追求大过天,即使年少的好感多年的并肩让对方成了各自心底的柔软,甚至让考量对方的意见想法态度成了本能,也不足以让两个强势的人妥协低头。

但是再长大,渐渐明白自己从这个世界得到的远比自己想象的多,开始对世界温柔以待,就像我团在综艺里展现的模样。他们不是磨平了自己的棱角而是主动藏起了它,所以才有舞台上“中二”之力的爆发才有“吾王归来”“众神归位”。而佑猴两位爷,只要他们愿意,定会发现这半生的磨合太彻骨,对方在自己人生里划下的痕迹太深刻,他们好好收起的不轻易示人的那些棱角都如榫卯般交错契合。在同样经历了世情洗礼的长大后的看客眼里两人在一起的气场才如此难以言表。

他们是这么美好优秀,每个年龄段都是指引我奋斗的idol,孔圣毕生所求不过从心所欲不逾矩,陌上花开,那年的中二少年走位风骚,穿过这世间不得不存在的重重规则,缓缓归来。愿他们在尘世获得幸福。